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用完就扔我国每年废弃约1亿部旧回收

2018-10-28 12:05:26

用完就扔,我国每年废弃约1亿部 - 旧,回收

对于如今的消费者来说,如何处理废旧,可是一个不小的问题:扔了,舍不得;送人,没人要;卖了,不值钱;放家里,不安全,令人左右为难。

目前,废旧尚未列入国家相关的电子产品管理名录,仍是游离于监管之外的“自由身”;我国的生产者延伸制度也未建立,生产企业和运营商既无积极性,也无进行回收;无资质的非法处理企业,通过破坏性方式提取其中的贵重金属,对环境造成巨大污染,而正规处理企业往往难以拿到货,处于半饥饿状态。

废旧的流向,不仅对我国的环境保护、资源战略造成影响,也涉及千家万户的安全,亟待引起全社会重视,并妥善加以解决。

消费者如何处理旧?

多数放在家里,直接丢弃、送往回收点、赠送他人的较少

据工信部统计数据,截至2014年2月,我国共有用户约12.4亿户,用户数约占全国总人口的92%。由于不少消费者是“双枪将”(两部)、“三枪族”(三部),如此算来,我国保有量至少有十几亿部。

巨大的保有量,也带来了巨大的淘汰量。据调查,我国消费者平均15个月更换一部新,全国每年废弃约1亿部,而回收率还不到1%。这些废弃总重可达1万吨,若全部回收处理,能提取1500千克黄金、100万千克铜、3万千克银,可以说是一座巨大的资源库。

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接受访问的1000位消费者中,50%左右的人将废旧搁置家里,其余的人选择直接丢弃、送去回收点、赠送他人等。可见,搁家里,成了废弃的主要处理方式。

“现在,谁家里没有几部废旧?其实,这样做很不安全,听说有的电池放久了还会爆炸。我有只旧的电池腐蚀后流出了‘水’,不知道有没有毒。”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陈女士说,实际上,大家更希望卖掉,毕竟“蚂蚱也是肉”。如果买的是苹果之类的高端智能,可以旧换新,能折出几百元钱;如果是中低端旧,只能卖十元、几十元钱,大家就不愿意卖了。

消费者把旧存放家里,除了受经济因素影响外,还有没有其他原因?

“我们调查发现,也有人担心自己的信息被别人获取,还有的担心被非法处理企业拿去提炼贵重金属,导致环境污染。”北京市丰台区卢沟桥街道大井社区主任杨秀清介绍说,此外,正规的废旧回收点太少,不知道交到那里,也导致消费者不得不“囤积”旧。“如果能像冰箱、电视、电脑那样,由正规厂家和运营商进行回收,该有多好啊!”

“不考虑现实中的淘汰率,即便从理论上说,一部的全寿命周期大约为8年,因此,长不超过8年,目前的十几亿部将被废弃。”中国电子企业协会信息化委员会秘书长吴映红表示,无论是从环境、资源还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都需要未雨绸缪,将这些数量巨大的废弃处理好。

废旧到底去那儿了?

良莠不齐的二手市场是主要目的地,野蛮拆解造成环境污染

在我国,进入“流通领域”的废旧到底去了那里?

“大部分由维修点或民间回收点进入二手市场,只有少部分进入正规的回收利用体系。”吴映红介绍,正规渠道比较有名的是“绿箱子”,这是中国移动与合作伙伴于2005年启动的环保行动,通过在移动营业厅及合作伙伴的营业场所设置专门回收箱,回收废旧及配件,统一委托专业处理公司进行再利用和无害化处理。但消费者积极性不高,效果很有限。

进入二手市场的废旧,又是如何流动的呢?据北京的一位二手经销商透露,一部分回收的旧经过翻新,流入二、三线城市或农村销售;一部分经过拆解,变为零部件用于维修,回收价格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还有一部分无法使用的主机板等零部件,被某些非法处理企业用于提取金、银等贵重金属,会对环境造成污染。

在南方某省的电子垃圾集散地,对废旧的处理方式进行追踪调查时发现,由于相关翻新企业缺少专业检测设备,选用的零部件好坏掺杂,不少翻新机质量难以保证,以次充好的现象并不少见;废旧的物理拆解过程比较“洁净”,只有一些作坊式企业,通过炉子焚烧或强酸浸泡来提炼贵重金属时,才会产生饱受诟病的环境污染问题。

在当地现场,曾看到一个非法搭建的工棚,里边摆放了十几个大脚盆,盆里盛满了具有强腐蚀性、冒着白烟的硝酸。工人将、电脑的主机板浸泡其中,以便提取金、银等,而含有铅、汞、镉等有毒重金属的大量墨绿色废水,则直接排入旁边的河沟,令人触目惊心。

环保、安全的处理方式是怎样的?到香港一家具有资质的某品牌的指定处理企业采访,只见工人用先进的设备,检测、挑出可用的废旧零部件,并用专业“擦洗设备”,将主板缓存芯片中存储的用户信息“擦掉”,以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企业负责人告诉,无用的主板等零部件送到日本,由专业处理企业进行粉碎、焚烧,并提取其中的贵重金属,对环境的影响比较小。

回收利用怎样走向正轨?

尽快将其列入电子产品管理名录,建立生产者延伸制度

废旧的处理,既是一个社会性问题,也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政府、企业和消费者如何各负其责?

“对于政府而言,应加强引导和监管。比如,尽快将废旧列入国家相关的电子产品管理名录,不能让其成为游离于监管之外的‘自由身’。”中国电子企业协会副会长罗涛表示,应建立生产者延伸制度和企业逆向物流体系,建立健全正规的回收利用体系,同时打击非法处理企业,对的生产、流通、回收、处理等环节进行全程管控。

“对于行业而言,应由‘谁生产谁负责’,变为谁在产业链中获利,谁就负主要。”一位业内专家表示,生产企业、处理企业与运营商之间,由于获利不同、能力不同,其职责应有所区别。

据了解,我国每年生产十几亿部,虽然规模极大,但企业效益很低。据估算,在全产业链中,生产企业赚取的利润仅占总利润的10%左右,而90%的利润都被中间运营商获得。以深圳某家年产量达三四千万部的企业为例,其生产一部的利润只有可怜的1元左右。如果回收利用一部废旧,成本价为几元钱,而利润为十几元,这是只赚不赔的生意,为何精明的企业家不去做?

“要让处于产业链低端的中国生产企业回收自己生产的废旧,还要费时、费力地建立回收处理系统,它们既无能力,也无积极性。”这位专家表示,回收利用废旧可以获取一定利润,应主要由市场来推动,初期还可由国家提供一定补贴来推进。但从长期来看,应由获利丰厚的运营商来承担主要,甚至推行强制性回收规定,才能取得实效。

“在不少国家,生产者和消费者都要交付废旧处置费,而在我国,消费者不仅不付费,还可从中获利。”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资源再利用的角度看,消费者从中获利便于回收,但从环境保护的角度看,这种获利方式并不一定有利。“不论采取何种方式,消费者都应树立和加强环境意识,尽量支持正规回收渠道建设。”

水池堵漏
基坑护栏厂家
主动防护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