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生

张羽在的危险边缘不断超越

2019-05-14 16:26:02 | 来源: 养生

张羽:在的危险边缘不断超越

青花瓷与马爹利(装置),310只中国瓷碗、指印、指甲油、马爹利酒,马爹利干邑酿酒大宅,2013 刚刚过去的2013年,是张羽忙碌的一年。他带着三碗水 一碗水墨,一碗清水,一碗酒水 从北京到光州,到香港,到威尼斯,到台湾佛光山,到南京,又到法国干邑马爹利。2013年的岁末,张羽坐在他位于北京T3国际艺术区的大宅里,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三碗水,创造了我的方法,创造了历史。三碗水,三个问题,三种认识,三种呈现,三种表达,三种境界。 也许有人要问,这个张羽不是搞水墨的吗?是的,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张羽参与甚至主导了中国实验水墨发展进程中若干重要的事件、着作及展览和艺术讨论。从80年代策划出版的《国画世界 中国画探索》丛刊及本以现代水墨命名的画册《中国现代水墨画》;90年代策划出版的《20世纪末中国现代水墨艺术走势》丛刊及《黑白史:中国当代实验水墨》丛书;2000年以后策划出版的《开放的中国实验水墨》丛书、《中国实验水墨》 。批评家殷双喜曾经说: 研究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实验水墨的进程,如果不讨论张羽,是很难展开讨论的,在某种意义上,张羽是90年代以来中国实验水墨群体中为重要的核心人物。 曾经的张羽,也迷恋笔墨与宣纸的形式互动,也在探索中国画前进的边界。他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的《灵光》系列作品,在刚刚开幕的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Ink Art水墨 中国当代艺术特别展览中正在展出。但张羽是那种总是喜欢和自己 较劲 的艺术家,当他实现了将中国画与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相融合的艺术形式之后,他却决定放下这样的创作。 你虽然拼接了中西两方面带给你的影响,但你始终处在两方面的阴影下。同时,你还经常会不自觉地落入笔墨趣味的意象中。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水墨现代转换的障碍。我开始思考是不是可以放下毛笔,放下笔墨的传统规范,也放下结合西法,从主观认识上拉开与传统的距离。 为此,在1999年张羽提出 走出水墨,进入当代 ,并且很快重拾自己在年初步实验过的 指印 系列,前后进行了将近十年。他先后用手指沾着水墨、单纯的墨甚至单纯的水,在宣纸上反复按压,直至布满整个画面。他自己对这一行为和创作方式的解释是, 我的目的在于超越艺术史以往的方法,建立自己的艺术表达系统。摆脱所有过去水墨画方法对我的束缚。 由此,张羽进一步思考水墨与水墨画的关系。在他看来,中国水墨艺术史实际上是中国水墨画的艺术史,水墨不等于水墨画。 我们必须重新建立水墨这个概念。水墨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媒介。而水墨画是一个画种。 张羽思考着怎样将水墨的大门真正打开。在反复的思考与实践中,一个发现让他豁然开朗,那就是水墨的物质属性与文化属性的关系。 从水墨的物质属性看水墨,今天所说的水墨其实是水加墨,水墨应该跳出工具的制约,从绘画史中走出来,象传统一样进入日常的生活方式。 这便开启了张羽有关 水墨 仪式 的创作实践。

钩机板半挂车
肩颈疼痛
生态板

猜你喜欢